2009年6月9日

Never Stop 小六環島衝衝衝 – Episode 1

終於到了石牌

「萬事起頭難,唯有北宜高」這句話說得真好(哈,亂掰)。

就在拖拖拉拉一天之後,該來的還是要來,比我還早起的陽光從窗外筆直的射進屋內,照亮了在空中不停飛舞的灰塵,似乎暗示著我勇敢的迎向他。

2009.05.24 星期日早上 06:18,小六帶著我踏上了跟明相一樣的路(明相,電影練習曲主角),相同的是我們都要去環島,不同的是他逆時針我順時針,他由南出發我由北出發。

看看車上的碼表,里程數: 0、行駛時間: 0、平均速度: 0,如同出發前的心境一樣,一切歸零。我知道當里程數離開零以後,就不能回頭,深呼口氣,空氣並沒有因為我要出發而有所不同,腳跨過小六踏上踏板,踩下,小六開始往前奔,碼表動了起來,嗯,我不能回頭了。

一開始走河濱到新店很輕鬆,這是我騎過最多次的河濱自行車道,一條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但今天感覺有點怪怪的,莫非是我後貨架上的行李跟來來往往早起運動的人們形成了一幅不協調的景象所散發出的氣氛!?還是我想太多了!?

一個小時後來到新烏路口,上回是右轉上烏來,這回是要往前,前往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北宜騎摩托車走過不下十次,但騎腳踏車倒是第一次。

一進北宜就是彎彎曲曲的緩上坡,不時夾雜著重機呼嘯而過的隆隆引擎聲,遠遠地發出低沉的聲響,過沒多久開始變大聲,五秒後又消失不見,留下樹梢看不見的鳥兒叫聲。小六就在這現代與原始的交錯聲中緩步前進。

約騎上北宜 5 公里左右,我開始喘了、流汗、停下休息、坐在護欄上喝水、起身繼續騎,沒多久腳有如拖著千斤頂般沈重,開始不聽使喚,以不到 10 公里的時速,一踩一踏緩慢向前。我坐在路邊休息,喝著水,喘著氣,望著後貨架包,眼睛彷彿可以看到裡面的手機,我開始想拿出手機結束這一切,這時才上坡五公里。

如果連第一站坪林都騎不到,那肯定會被笑掉大牙,想到這一點硬著頭皮也要上。腳酸了就停下來休息,休息時微風吹來,似乎催促著我趕快上路。好酸,但不能停,因為第一站也可能是最後一站還沒到。

環島最高點

在休息次數超過時速的情況下,終於龜上海倫咖啡,這裡是進入坪林的前哨站,通過這裡之後就是一路下滑、滑進坪林,騎到這裡時呼吸著高山的空氣,看著咖啡店內一堆車友及數不清的公路車、登山車,我帶著小六彷彿來自第三世界的人們,連踏上階梯的勇氣也沒有。

整路上我一直邊喘邊想,在我爬上整個環島旅程的最高點後(整個環島的最高點就是這裡),究竟是要原路返回還是繼續向前,不管原路返回或繼續向前都是十來公里的下坡(參考最下方高度圖),但當我一跨過去後華到坪林,應該就很難回頭了。

沿路一直思考的問題在這最高點竟然得到了解答,看看坐在海倫咖啡內穿著專業車衣的車友們,以及那一排彷彿披著無數戰功的登山車、公路車,回頭看看小六,我也想替小六披上環島戰功,我沒有停留很久,腳一瞪、用力一踩,就這樣頭也不回的往前滑去,為的是那不知在擺給誰看的面子,以及那比空氣還稀薄的環島紀錄。

第一位聊天的大哥@坪林7-11

美好時光總是不久留,騎得要死的上坡在這短短十幾分鐘瞬間享受完畢,到坪林時約 9 點半左右,我的腳開始抽筋。

坐在坪林僅有的一家 7-11 外,買了兩根香蕉、一罐大運動飲料、一個御飯糰就休息了起來,照理說早起加上已經騎了三個小時的車肚子會很餓,但肚子卻很爭氣的沒有餓的感覺。

突然左邊傳來一聲:「你這六段變速吧」,是一位大哥的聲音,路上第一位主動跟我打招呼的車友,「我有改過,六段我爬不上來」我這麼說著,大哥看我穿著一副要去深山裡打籃球的樣子,不知是發至內心還是客套話:「很厲害ㄝ,騎小折可以爬到這裡來」,我開始有點不好意思的客套回話。

聊了一陣子,大哥突然問我要去哪裡,短短的一句話把我內心最不願意面對的問題在不到三秒的時間內瞬間搬上檯面,太陽還不客氣的湊一腳,用陽光仔細著照射這個問題,一點一滴都無所遁藏。我心虛且小聲的回著說:環島,就是這麼簡單兩個字卻是這麼不容易說出口,我在害怕,我不想說謊騙人,因為此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會在北宜多少 K 時打出第一通求救電話,說出環島這兩個字就像國小的我在作文本上寫著我的志願要當博士一樣,遙不可及。

北宜50K了,還差10K解脫

說出口就沒有回頭的地步,揮別大哥後我開始邁向人生另一個高峰(哈~),臨走前大哥還跟我打氣加油,謝啦,這個加油會伴隨著我往前,一直往前。

接下來我只知道是個 20 公里的連續上坡,咬著牙稱過了新店到海倫咖啡那 15 公里的上坡,我邊騎邊安慰著自己,多五公里而已,沒什麼啦。

在路上走走停停,過沒多久坐在路邊石頭上把剩下的一根香蕉給喀了,在坪林之前還算多人,重機、汽車、腳踏車,過了坪林重機就少很多,更別說腳踏車。咬著牙硬撐,常常休息時坐在護欄上望著後貨架上的背包,我要打電話嗎?猶豫之間又踏上小六一腳一腳的踩下去,天使與惡魔交戰了不知多少回。

就在快撐不下去時,沒想到在 43 K 左右有個下坡,第一個念頭就是賺到了,原本以為是個連續 20 公里的上坡,沒想到中間夾雜了一些下坡緩衝,在這種不預期的情況下,每一個下坡都好像馬力歐吃到星星一樣,瞬間讓人無比振奮。就這樣撐到了 50K,坐在路邊一點也沒有味覺的情況下吃掉了御飯糰,如果不是腦子覺得沒吃東西應該會沒體力,我一點都不餓。

第四天環島的朋友,衣服超酷的

騎到台九 55K 時我坐在路邊休息,遠遠望著有台腳踏車緩慢逼近,我抬頭望了望,禮貌性的點個頭,在騎腳踏車的世界裡,這是一種加油與肯定。

沒想到這位大哥在經過我面前時停了下來,主動跟我說話,嚇到我了。他看看我的行李,問我要去環島嗎?這次我比較肯定的說是,因為這裡是台九 55K 而不再是 38K 的坪林。

他說從屏東來,第一天騎了 200K,第二天 150K,聽到我都腿軟了。第三天原本要從新竹衝宜蘭,但腳踝爆掉去看了醫生只騎了 7、80K,這是他第四天環島。問他怎麼有空出來環島,原因很簡單,無薪假。大哥在做高爾夫球桿,因為高爾夫球桿對景氣的反應比較慢,因此到現在才開始放無薪假。

大哥還說他挑戰過高雄的什麼山我忘了,短短 20 公里就爬了 1500 公尺。我的直覺沒錯,總覺得這一路上超過我的人,每個人都是個厲害的角色,我沒辦法像他們一樣在連續上坡還可以保持在時速15-20 公里,我只能靠著不斷地休息、不斷地說服自己,用耐力撐過每一道關卡。

大哥還拿出他的戰袍,上面簽滿了路上遇到的人的簽名,要我也幫他簽上一筆,我有點猶豫但又表現出很堅決的樣子,無意識的簽下「GO!GO!GO! xxx 5/24」,後來路上我一直反覆著想著這件事,我應該簽下 Never Stop 才對,這才是我想說的話,對受傷還硬上北宜的大哥說也對我說,Never Stop。

終於到了石牌來一張人車照吧
台北跟宜蘭交界的石牌到了,12點半,距離出發 6 個小時後,我到了這人間仙境,這時的我心情早已興奮到整個人飄飄然起來,配合著山嵐,彷彿置身在夢中。

我從來都沒想過會騎到這裡,如果不是環島,這裡最多就是我騎摩托車呼嘯而過的石牌,而不是用腳和汗換來的石牌。我興奮的發著簡訊跟大家說,我到了石牌,不管別人知不知道我在哪?但這種心情如果不散發出去我想我會悶到爆掉。

接下來就是一段連續下坡,對照一路來的辛苦可以說是 Piece of Cake,因此我作到了,我帶著小六騎過北宜。每每在 PTT bycicle 版看到大家衝北宜都覺得神跟凡人差距怎麼那麼遠,北宜對常騎車的人或許沒啥,但在我的心中能騎過北宜的就可以當神(那一日雙北的要怎麼說!?),如今我也用凡人的速度到達神人的境界。

宜蘭的田路直到看不見傳藝中心,月初才來過
離開石牌享受著勝利的滋味我一路下滑,到礁溪後按照原計畫前往南澳,準備明天衝蘇花。我不騎宜蘭市區選擇了濱海,因為上次去宜蘭玩有經過,路比較大條車又比較少再加上一直往南走就可以到南澳,比較不會迷路。

經過了一片田野,小迷一下路,問檳榔攤老闆娘濱海怎麼走,順著他的手直直的向東騎去,到達省道台 2 右轉往南,一直騎一直騎,騎著騎著,開始下雨了。一點小雨哪能澆熄心中剛獲得北宜加持過的熊熊烈火,雨越大我就騎越快,有顆興奮的心情時什麼都無所謂。

沒多久經過月初才進去過的傳統藝術中心,同樣的路口,同樣的我,半個月前跟半個月後,站著兩顆不同心情,停靠著兩輛最終目的相同的車,只是接下來的過程差很多。

短暫落下顆粒大的雨不只讓我精神百倍也突然打醒了我,以今天的情況來看,這雙硬撐過北宜的腳應該沒辦法明天馬上再戰蘇花。除了身體狀況外,蘇花不只難騎而且還危險,路小條大卡車多,一邊是山壁另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太平洋,按照今天下午下雨的情況來推算,明天下午蘇花肯定也會下雨,原本就危險的路顯得更艱難。

小六,你被牽走了加上環島認證是可以不騎蘇花這一段的,已經得到北宜榮耀的我對於要不要騎蘇花顯得一點都不在乎,直接坐火車到花蓮還可以追回 Delay 一天出發的行程,當下馬上回頭從台 2 切回羅東市區準備搭火車到花蓮,整個宜蘭等於多繞了一圈。

三點半左右到了羅東火車站,先去行李房打聽一下怎麼把小六運到花蓮,行李房的伯伯如果不是已經被問過太多次相同問題,就是火車時刻表已經被燒成 ROM 放入腦中,馬上告訴我五點半的 1016 班次火車才能把我的小六運到花蓮,要我先把車放這裡,上樓買票後再下來付錢托運。一聽到可以用錢解決馬上直說謝謝,重要行李裝進小背包後飛奔上樓去買票。

偷懶票星期日下午回台北的人居多,很順利的買到往花蓮的自強號坐票,$205。手中握著車票來不及收的情況下奔回行李房,深怕伯伯消失我的小六無法跟我一起去花蓮。拿出 $500 付了$378 的運費,在體力耗盡的情況下能用錢解決都是小事。

坐在售票口的候車座位上,人來人往的旅客跟我這整身的籃球衣形成強烈對比,他們第一眼看到心中應該充滿疑問,這傢伙是幹麼的!?但就像往常一般,疑問只會在心中升起不超過五秒又忽略而過,繼續自己的旅程。人與人接觸總是這麼奇妙,即使知道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卻也不得不繼續進行自己的故事,除非開口了,故事才有交集。

這是身上的鹽

突兀的吃著 7-11 便當,即使我是個愛好面子的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再也顧不得形象,大口吃肉大口扒飯,不時拿著麥香奶茶吸上幾口。

也許不是形象問題、不是面子問題,在那一瞬間我只覺得我挑戰過我自己,我挑戰過自己認為騎不過的北宜,心中的成就感讓自己看事情的高度往上提昇,視野開闊起來,比起坐在後方吵著為什麼不買車要坐火車出來玩的夫妻,等級顯得高太多。我看淡形象這一切,因為我的目標在更遠方,這只是區區的第一天,往後不知道還有多少更艱難的行程等著我,別人如何看我此刻突然變得比手臂上汗水乾掉結成的鹽還小、再也不重要了。

偷懶坐火車到花蓮

坐在往花蓮的火車上,不斷地問著自己,心中難道沒有一絲絲的遺憾嗎?如果跟別人提起環島後面還要打個星號註記 bypass 蘇花會不會有些不堪?當下的我已經累到根本顧不了那麼多,只希望環島能繼續下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島環,總有一天可以討回來。

但我知道當哪一天環島完,累的心情已經消失無蹤時,心中會一直響起這個問題,是不是還可以撐下去,撐過蘇花,這樣就不會有遺憾了。就在睡眼迷濛中,我得到了答案,會有遺憾,但對於此時的決定不會後悔。

媽呀~花蓮下大雨

到了花蓮已經七點整,火車站外下起磅礡大雨,眼看雨勢短時間不可能停,我只好穿上雨衣,貨架包起垃圾袋擋雨,就這麼獻出我的雨中騎車處女秀。

我必須要說出發前花了 $1250 買了貴鬆鬆的 AKSLEN HL-100 前燈 & AKSLEN TL-60S 尾燈 在此時派上用場,即使在大雨的夜晚也能讓路上車輛注意到小六的存在,環島燈真的很重要。

花蓮收留我的民宿民宿地址
在大雨中,我又騎了三、四公里找住宿的地方,好久沒有這麼爽快過,鞋子全溼,原本看上一家青年住宿,可是老闆不在家,等了十來分鐘披上雨衣繼續找。很幸運的找到一家花蓮好民宿,在門口打電話老闆娘馬上衝出來迎接我,我全身濕答答的問說只有一個人,騎車來花蓮,有房間嗎?老闆娘馬上露出一副同情的眼光,嘴邊說著就是這裡了,先進來吧。

原本怕全身也溼透的小六會把民宿的木質地板弄濕,老闆娘直說沒關係,先牽進去再說,心中想說如果把車牽進去,似乎也註定要這在這裡了,即使今天星期日非假日,民宿一晚一千多塊應該跑不掉,如果老闆娘坑一點,那我就........跳到黃河洗不清啦(亂入)。

老闆娘很貼心的上樓挑了間房間給我,說原價 $1300 叫我自己開價,這叫我這個鄉下老實人怎麼好意思呢,工作上客套多了這時就派上用場。老闆,你肯收留我就很感謝了,你這樣叫我自己開我會不好意思啦。即使老闆娘是生意人,但任誰被全身淋濕的人這麼突來一擊可能也抵擋不了,直說好好好,算 $1000,呵,我並不是要討價還價,不管是 $1300 還是 $1000 對一個連內褲都溼透的人來說都沒抵抗力,

洗完澡後下樓買吃的,老闆娘還很貼心的跟我說除了隔壁 7-11 外還有家肉圓、四神湯好吃,在地人的推薦準沒錯,買回來準備上樓又遇到老闆娘。這叫有緣嗎?沒想到一坐下來吃東西加話家長就是一、兩個鐘頭。

老闆娘是富邦金控的經理,懂得很多理財觀念,這對理財似懂非懂的我來說,是個天上掉下來的討教機會。以往我都覺得銀行裡的人都只會騙你錢,想把你的錢拿去作業績,可是跟老闆娘聊天時卻不會有這種感覺,從工作聊到理財投資、聊到退休規劃、聊到她的客戶遇到的趣事,無所不聊,老闆娘還說她要幫我做個理財投資規劃,等到台北來時再來找我,這一切的一切是緣份兩字嗎?

第一天的行程就在敗犬女王的陪伴下進入夢鄉,我一個人,帶著小六從台北到花蓮,從來沒想過的環島行程就此展開,明天醒來又會遇到什麼事呢?先讓我睡飽休息夠再說。

Never Stop Day1 台北永和→花蓮吉安路線圖

台北永和到宜蘭羅東高度圖
WG20090523222456.pn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